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使女友二
=天使女友二

经过戏院露出事件后,我以为小女友不会再跟我说话,没想到隔天小女友却把我单独叫来学校的天台。
    「我有话想跟你说呢,你要好好听着。
    」「..好的,你说吧。
    」我完全感受到这是分手的节奏,毕竟昨天我就这样把她丢下,虽然其实我很快就走回来,一直躲在暗处,偷看小女友被凌辱的整个过程,但我想这对女友来说,这比一走了之还要差劲吧!小女友又怎能明白我是这幺的喜欢她,但又想看到她被陌生人蹂躏的癖好呢。
    也许我就只能默默接受这事实吧。
    「那天我知道你没有走。
    」小女友红着脸说。
    「我其实也知道你的癖好。
    」我实在无法形容此刻的惊讶,就像底牌被揭穿一般的呆在原地。
    「你写在簿子里的故事,我都看过...」我此刻真想挖个洞,把脸藏进去了。
    「那些和小辉小刚的...」「我.我...对不起」我除了这三个字外实在说不出别的。
    「但我的身体都被这样了..你还爱我吗?」小女友疑问般的看着我。
    「当然了,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爱你的!」这可是我的真心话呀。
    「真的吗?」「真的!」我看着小女友,用最诚恳的声音回答。
    小女友微微的轻叹,然后便转身走回了班房。
    接着的几个月里,小女友少了跟我说话,也不像发生事件之前的亲密。
    但她却没有提出分手,也许她还不完全原谅我,也是呀,毕竟我竟让她受到这种难堪的对待,她没有跟我分手已是万幸了。
    然而,在其他同学的眼中,小女友还是像小天使一般,对着人总是亲切的笑着,对所有人的态度还是一样的诚恳。
    ----------------------转眼间又到了夏天,说起来为甚幺我把小女友说成小天使呢,事实上这个称唿还真有由来,这就不得不提每年都是举办的校际陆运会了。
    几乎每年的这个时候,学校便会变得热闹起来,各种喜好运动的同学都会在放学后留低来练习。
    希望在陆运会中能出出风头,要数班上的田径明星,第一个自然是长跑短跑都跑得很好的小辉,而第二个,就是我的小女友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就会见到小女友换起那短袖小巧的运动服,扎起马尾,轻盈的走到运动场上那她熟悉的跳版旁。
    一双巨乳在运动衣下让人看得眼花撩乱,但却无阻小女友的发挥,起跑,踏,跳!以近乎完美的背翻,越过那除了她之外无人敢挑战的高度。
    那轻巧的身驱和在半空中如天使般飞跃起来的美丽姿态,使小女友自中一那年,在跳高场上从无敌手,而跳跃时运动衣里那双不断丰满摇晃的巨乳,也是陆运会必看的美境之一,总是让一众观众席上的男同学看得牙痒痒的,只能偷偷走到厕所解决。
    也就每年这个时候,小女友总会忙于练习,而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只是偶尔的走到她练习的运动场远远的看着她,在旁替她打气。
    也顺便查看一下有没有别的男生在偷看我的小天使。
    今年的田径队来了个小师弟,叫小风,也是跳高的。
    小女友总是热心的鼓励他,又做他教练,虽然小风总是练得特别卖力,但似乎真的没有天份,身高又矮小,连娇小的女友也比他高上一截,难怪练习一直没有进展,眼看着陆运会的会期将近,小女友竟然说要跟他留到半夜训练。
    我心里当然反对,但想到小女友还没有完全原谅我,我又哪有发言的空间呢?于是只有偷偷的潜进运动场来看个究竟。
    七时的运动场,来练习的同学们早都走光了,连场馆的灯都关了,只剩下小女友和小风,在跳高场不断的练习着,我便偷偷的走过去,躲在软塾后偷听他们的对话。
    「你不能总怕受伤呀,放开自己,用全力的跳吧。
    」穿着红间学校运动服的小女友,摇着那扎得精緻可爱的马尾,心口的运动型乳罩即使在衣服里纹理彷然清晰可见,正用着专家般的口吻教导着。
    「这个高度就是你今天的目标,不要怕失败,放胆去跳吧!你不是说非要战胜那常常在班上欺负你的志勇不可吗?」「对哦!我一定要在这运动场上报仇!」被激励的小风再次起跳,然而腾到半空,身子又还是没有完全张开起来,又重重的撞在铁杆上。
    「好痛!」小女友急忙走了过去看看小风的伤势,只见小风身体虽然没有大碍,但士气却受到打击了。
    「..这样吧,我听过一个方法,不知道能不能..」小女友走到小风的耳边,小声的跟他说话,至于说甚幺,声音太小我实在听不清,只见小风吓了一跳,犹疑了一下,又到小女友耳边说话,小女友的面忽然红了。
    这时候我脑里忽然又想起女友在戏院的画面。
    小女友点一点头,跟小风走到了软塾的另一面,只见他们背对着对方,小风居然把自己的上身运动衣脱了起来,露出了自己的上身,就是有点瘦弱的书生身体,脱掉后轻轻说了声「师姊,到你了。
    」难道他们提昇能力的练习就是要脱衣吗,这可是随时会有人出入的公众运动场呀,虽然说晚上不会有人来,但难道小女友在那次被开发后竟变得开放起来吗?果然,小女友也把手伸向自己运动衣的边缘,竟把运动衣就这样整件的脱去,露出了那粉色的运动乳罩,却怎样也包不全那日益丰满的身材,白晢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运动场之中。
    「好了。
    」小女友害羞的低下头,尝试用手遮着自己的姣好身材,红着脸的说。
    「谢谢你,师姊!」小风依然君子的没有转身看女友,反而冲向了跳板起跳,这次明显比刚才跳得更高了。
    「对!这就是放开的感觉!」「碰!」虽然做得不错,但还差小许才能超越铁杆。
    「可恶!」「这样的话...小风..那我们一起把运动裤也脱下吧。
    」「甚幺?师姐,你真的愿意这样帮我吗?」「既然提议是我出的,我也答应过要与你共同进退,我们一起来吧。
    」只见在这运动场的中央,我那脱掉了上衣的小女友,此刻竟背着我在另一个男性面前,把那包裹里自己下身的,那满是小女友气息的运动裤给脱了起来,只剩下那薄薄的内衣裤。
    「跳吧!放松感觉,放胆的跳!我和你一起的,不用怕!」小女友叫道。
    已脱掉运动裤的小风再次向着跳板起跑,这次的姿态再没有半分犹疑,完美的越过了那未曾到过的高度。
    重重的落到了软塾上。
    「太好了,你做到了!」小女友兴奋的叫道,同时冲了过去小风的身边。
    小风也兴奋得忘形,竟就和小女友面对面的撞到了对方。
    「哎,师姐,这…」此刻小女友的那只被乳罩包着的天然的巨乳刚刚好贴了在小风的脸上,两人都呆了起来,竟都忘记了这刻他们身上都只剩下内衣,小风只感觉到一阵乳香扑鼻而来,那在梦中不知揉过千遍百遍的学姐的神圣巨乳,每一次看到她们在运动衣里晃动的情境都心跳加速,恨不得把小女友扑倒然后肆意的玩弄的那一双粉嫩肉球,那即使在空中背翻依然坚挺的小天使大奶,此刻竟是和自己近在咫尺。
    「这是师姐的巨乳,我要…」忘了现实,沉醉在幻想里的小刚的双手竟不能自控的往女友的大奶上抓去。
    而小刚身上那还未开苞的小肉棒被兴奋得开始勃了起来,隔着两件薄薄的内裤刚好顶到了小女友的处女阴道,小女友此时终于回个神来,上下受袭的她立刻用手推开小风。
    「小风,不要..哎...」却没想到小风的双手竟凭着直觉,隔着内衣竟刚好摸在小女友的两个粉嫩乳头上,毫无经验的对着那娇嫩敏感的乳头用尽全力抓了起来。
    「哎...怎会这样,不要抓,这里不行..」小女友的身体如像电击般立时软了起来,推开小风的双手也发不上力,那双巨乳就这样落入一个年纪比她小两岁的小男孩手上,任他肆意胡乱的搓弄着。
    「小风,快点放手吧,师姐要怒了...」小风早以沉醉了在凌辱小女友的幻想中,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那紧紧贴着女友的阴道的处男肉棒此刻已正式的完全隆起,刚好从男性内裤的空隙中弹了出来。
    完全勃起的鸡巴同时感到刺痛和快感,那硬硬的感觉唤起了小风雄性的本能,向着小女友的内裤中插去,那未完全发育的龟头前端竟微微的塞进了小女友那幼嫩的阴唇之中。
    「师姐里面好舒服好暖…」只感觉到小女友的阴道中似乎有种暖流把他的鸡巴吸啜着,龟头前端刚插进阴道,小风已是完全的按耐不着射精的冲动,精囊中储备多年的几十亿处男精液急不及待要爆发出来,想要进入小女友那神秘粉嫩的阴道中。
    「师姐,我忽然想尿了,对不起...呀...呀」几十亿个小刚的精子从那刚破处的小肉棒中喷射而出,不断的冲向小女友那粉白无瑕的内裤上。
    小风哪里受得起处男射精的刺激,一边喷着精液的小风几乎就要站不稳,只得靠着小女友那巨大的乳房来借力。
    而他的手仍然抓着小女友那经不起催残的乳头,被小风用上全身的重量来抓着乳头的小女友和小风同时夹着痛苦和快感,难以自控的叫了出来。
    「呀..呀..」在那满是住宅围着的,某校的运动场中,一对只穿着运动内衣的半裸的年轻男女此刻互相靠着对方的身体,那年轻的女生有着与她外表毫不相称的巨乳,那傲人的名物此刻正被那年纪小他两岁的男生用手抓揉着,远远看来他们的生殖器已完全相连,还持嫌了十多秒的发出销魂的叫声,任谁看来也认为这是一对正在打野战到高潮的淫荡学生情侣了。
    小刚的高潮足足来了二十多秒钟,震抖的精囊不断输出着处男精液,传送到虽然隔着内裤,但早已插进在小女友阴唇内的肉棒中,强大年轻的精液冲击力更部份冲破了把小女友的内裤,直接的钻进了小女友那未被开发的的阴道上。
    小风射精后像耗尽体力的跌坐在地上,双眼直直的盯着那被自己小女友的内裤上,小女友原来粉白的内裤此刻已完全湿透,透明得已能完全看见里面的风景,小巧的阴毛,粉红精嫩的阴唇,微微透着水滴光泽的阴核,上面还涂满像小刚的白色处男精液,小女友那处女的阴道就这样被这年轻的学弟饱览无遗。
    「师姐...」「别过头来,不要看!」小女友屈起了身体,羞耻得无地自容,虽然知道小风只是无心之失,但她此刻真在是再无法面对任何人。
    「你先回去吧!」刚刚破处的小风脑里只是一遍溷乱,一边「对不起师姐」「我不是有心射在你的内裤」「我只是不小心抓到你的大奶」的胡乱说了一遍,一边从小女友身旁离开。
    而我则在远处看着哭泣中的小女友。
    (第二章完,待续)